— 莲莲 —

【蔺苏】《可盼》续章(三)

 @清修纳言 这章好——难——写……大写的NANXIE……

 

3、小灵峡


<塞下秋凉/城外沧桑/人间变幻而与我何妨>

 

秦大师的道观,离小灵峡有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但如果想要看最壮观的佛光,还是得到小灵峡顶上去才行。这日蔺晨带着飞流辞别了秦大师,就沿着沱江,一路往小灵峡的方向去了。

 

这一路,蔺晨都在走过的地方留下一小撮长苏的骨灰,或山或水,或花或云,都留下了长苏的痕迹。

复仇是你的,责任是你的,家国是你的,我把你还给了你誓死守护的大好江山,我知道你深爱这片土地,可是长苏啊,于我而言,只有你才是我的。

蔺晨跨在马上,看着脚下奔腾的瀑布,随手撒下一撮长苏的骨灰。

 

蔺晨摸摸自己的脸,被风吹得有点疼。

 

这一年夏天,梅长苏的身体状态恢复得不错,上次秦大师到琅琊阁拜访老阁主,说起过小灵峡的佛光,这人就心心念念了好久。吃饭也乖了,吃药也不喊苦了,觉也按时睡,力图让少阁主看到他良好的表现后,奖励个小灵峡之旅什么的。

 

“不是不让你去,山上风大,我这不是担心你刚恢复好些,又撑不住吗。”

“有你在,我不担心。”

“你当然不担心,我担心啊!”

“蔺阁主~蔺神医~”

蔺晨甩开被扯住的袖子:“别别别,奉承也没用,说不让去就不让去!我是那种……”

“你是。”

好吧,我真的是。

半月后坐在山顶等佛光的蔺阁主,蔺神医,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有点疼……

 

据说有缘之人才能看得到佛光,蔺晨和梅长苏带着飞流,在小灵峡上守了十天半个月,朝阳夕阳,月升月落,看了一遍又一遍,飞流靠在梅长苏的腿上,快把能看得到的山尖都数遍了,还是没能等得到佛光。

又是一日傍晚时分,三人至此已经等了近二十天,周围还是没有半点佛光的影子。梅长苏叹了口气,心说难不成自己征伐沙场,杀孽太重,不及佛祖眷顾?

 

“蔺晨,若我有朝一日变成了连我自己都厌恶的人,你还会……”梅长苏看着蔺晨脸上温柔的笑,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

“我还会怎样?”蔺晨揉了揉某人的脑袋,明知故问。

 

梅长苏转过头看着自己和蔺晨周身渐渐清晰的佛光,半晌无言。蔺晨也不问,长苏是个心思通透的人,要说的话自然会说,不说的话,劝也没用。

“我本不愿杀人,无奈双手早已沾满鲜血,这世上又有谁是必须要死的呢?”梅长苏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

蔺晨伸手从后面捂住他的眼睛,凑到耳边轻轻说道:“我本不愿染指俗世,无奈此心早已深陷红尘,这世上又有谁能彻底逃脱因果?”

 

日光渐西,天边层叠的积云被烤成暖暖的橙红色,灿烂瑰丽。有风轻柔地吹开云层,吹到衣角发梢,缠绵着不舍离开。

山顶上一双人,逆着夕阳,在佛光里,吻成一道永恒的瞬间。

 

纵使蔺晨是个不信命的人,此刻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期待来世的。他知道,尽管来世就算相遇,可能只是形同陌路,但只要他们遇上了,就一定还会厮守终身。

情不知所起,缘分就是那么神奇,就好比这一世,自己沦陷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一样,一往而深。

 

飞流站在蔺晨身后,好奇地看着他蔺晨哥哥周围好看的光,伸手一捉,捉不到。从苏哥哥走后,蔺晨哥哥就再没捉弄过自己,虽然也会对自己笑,但是大部分时候,笑得比哭还难看。

 

有好几次,飞流恍惚间把蔺晨哥哥当成了苏哥哥。上次自己做恶梦的时候,梦到苏哥哥不要自己了,飞流很害怕,在梦里哭着追苏哥哥,但是不管怎么追,飞流都追不上。

 

蔺晨把飞流扶起来靠在怀里,少年像只受惊的小鹿,扑腾着手脚到处乱撞,哭着喊苏哥哥不要走。

 

飞流是那一年,自己去抄东瀛人老巢的时候,唯一救活下来的孩子。自己在那次行动中第一次杀了人,长苏个傻子,还因为这事和自己大吵了一架,闹得重病一场。就连飞流的名字,都是自己随手写的。现在想想自己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如果能早点知道自己的心意……不,没有什么如果,一切都在该发生的时候发生得刚刚好。可惜飞流从那时候开始就只和长苏亲近,长苏在的时候飞流从没做过噩梦,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安慰现在的他。

 

想了想,实在没办法,蔺晨回忆着长苏哄刚捡来的小飞流时候的样子,摸摸他头发:“飞流乖。”

然后飞流就真的慢慢安静下来,蔺晨本想悄悄把他抱到自己床上睡,不想飞流警惕地睁开眼睛,看了自己好半天,才低下眼叫了声蔺晨哥哥。

 

坏人不坏了,飞流不喜欢。

 

再伸手,还是没捉到蔺晨哥哥身上好看的光,飞流刚想把手缩回来,就被蔺晨捉住了。

“飞流,和蔺晨哥哥一起,送你苏哥哥一程。”

飞流感觉捉住自己的那只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开一看,一小捧细碎的粉末在佛光里好像有金光点点。

 

愿天有情,愿佛慈悲,护尔等一世心安。

一世足矣。

 


评论(56)
热度(91)

2016-02-20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