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莲 —

【蔺苏】《可盼》续章(五)

 @清修纳言 圆了一半,不断章估计要爆字数2333,细节处理过了,挺隐晦的,你选择白天看或者更了小萌文以后再看都好……【抱一个】

以及好久不更,上一章搞混了时间线,已更正。

顺便谢谢 @凝琰 陪我撩梗~主人爱你,啾~!

——————————————————————————————

5、沱江访友(二)


<一朝出塞别过万重山/一捧黄土留在我故乡/望不穿的人请不要悲伤>

 

蔺晨记得这幅画,庆林最爱兰花,也最善画兰花,长苏三十而立那一年,庆林就曾送过一幅墨兰庆生。

可是眼前这一幅,分明是朱砂自己的笔迹。

 

蔺晨长这么大,头一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朱砂和庆林的事情,自己和长苏是早就知道的。那是长苏身体恢复后第二年的立夏,自己和他在廊州逛完庙会,绕去了河边散步。

 

“长苏,你可听说这廊州有位河神”

“略有耳闻。”立夏的阴天并没有这个时段的闷热,反而带着一丝温暖,长苏任由他拉着往河边走,“不如蔺少阁主给长苏说道说道?”

 

“这廊州河神,相传是上古时候龙族的遗卵所生,自诞生以来就在这廊州河里守护一方土地生灵,被奉为神祗。廊州地杰人灵,正是因为廊州这片土地是河神的卵壳所化,长苏你看,”蔺晨指了指对面,“对岸那棵树,看到没?”

 

梅长苏头一歪,俏皮地说看到了,怎么啦?

蔺晨有点害羞,说要不,我带你过去看吧,拉住身边的人就往前走。

梅长苏顺从地被拉着走,嘴上说的却是一棵树罢了……

 

蔺晨看着长苏一脸不屑,哈哈两声,说长苏你别小看了这棵树,刚才给你说到廊州是河神的蛋壳所化,这棵树,就生长在破壳之处,可通天地,降福音,上面那些红绳,可都是有打了特别的结的。

 

长苏看看树,再看看地面,想到刚才的传说,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咳嗽了几声:“原来是……相思树。”

被说中心思的人脸一红,啥也没说,只顾着低头拉着人往前走。

 

终于心机得逞的人轻笑:“可不知,蔺少阁主……这系足的红线,可带了?还有,你一个人来不带心仪的姑娘……那不是单恋么?”

“什……什么系足的红绳,不过是女儿家家的小心思而已,感情岂是区区一截红绳所能拴住的?”

“哦?哪位如此有幸能得阁下倾心?可叹不知你风流在外,惹了谁家姑娘相思啊~”长苏说着上前翻过一个木牌,上面赫然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唉?庆林??等等,可是……为啥……庆林……这…”

 

“长苏,你再看看背面。”

长苏翻过牌子,一字一句念到,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月水成文……”沉默片刻,“阿晨,大雁是忠贞之鸟……”

“是,至死不渝的鸟儿。”

“但是阿晨,我向来最是不喜大雁。还记得我曾临摹过的屏风么?鸿雁传书和遗人双鲤,皆因分离。”

“话虽如此在我看来,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蔺晨感觉到身边人的不安,转过头安静地看着他。

 

长苏淡淡笑起来,是啊,只要活着,就能相聚……内心却总觉不祥,不愿去看木牌上的题诗。

“这块牌子,是朱砂亲手为庆林打的结,题的诗,只不过,上面并没有他自己的名字。他们的事,至今只有我和未名知道,如今又多了个你。”

 

长苏看着牌子,内心不祥的感觉更甚:“初秋玉露清,早雁出空鸣。隔云时乱影,因风乍寒声。早秋之雁,其鸣最哀……双飞之雁看似成双,可一层浓云就足以隔开……”越想越觉得气血虚寒,忍不住扶着树剧烈咳嗽起来,震得心口发疼,“阿晨……”

 

蔺晨还没等人说完,便把人一把按到怀里抱得紧紧的,熟练地帮怀里的人顺着气。

长苏伏在蔺晨怀里,感觉连最后的温暖都暖不了心里难受的感觉:“阿晨……你可听说过,情深不寿?”

蔺晨继续安抚着怀里的人:“可也有说……有情人终成眷属。”

 

长苏在蔺晨怀里安安静静靠了一会儿以后,慢慢扶着他的胳膊直起身来,呆呆地看着树上不知想什么,声音像是河面一样寂静:“阿晨,我们一起吧……如果你…不嫌弃我…”


“长苏,你看着我,看着我好不好?”

梅长苏低着头,并不看他:“你要是不愿意…大可以直说,何必装作听不懂?”越说越觉得委屈,咬着牙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

“长苏,你不看看我,怎么知道我愿不愿意?”

 

梅长苏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视野并不很清晰,只是抓着他的手越发紧了:“蔺晨…”

蔺晨专注地看着他的眼睛:“长苏,你觉得,我是愿,还是不愿?”还未等对方说话,便忍不住狠狠吻了下去。

 

树上飘满了红绳和祈愿牌,树下祈愿的人看上去每个都很虔诚。

 

朱庆两家皆是江湖名门,各自又是家里长子,已过而立而都未曾娶一妻一妾,终究还是纸包不住火。三月前在北境接到消息称两人同时消失不见,又过了一月才找到在此处落脚。

 

“我放心不下,就跟着出来了。”未名在店里说起不久前的事,“都是光屁股玩到大的兄弟,实在不愿看到他们这样。”


蔺晨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时候,朱砂已经被未名带回了房间。飞流终于肯从屋顶上下来,看了看朱砂离开的方向,嗖地一声躲到了蔺晨身后。

 

琅琊阁传来消息说在沱江瀑布附近找到两人身影的时候,蔺晨没想到未名会一路同行。自己这几位发小,武功不说独步江湖,也是个中翘楚,若不是猛兽之口难逃,怎会落得个天人两隔的下场。

 

如果当时遇险的是自己和长苏,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断腕舍命救他的,哪怕葬身虎口,不留全尸。

 

为了避开琅琊阁和两家人的势力范围,三人特地挑了偏僻的地方走。未名说,他们居然还有心情商量着,要找个邻水的安静小镇,开家食肆营生。

“终究是命……”年近四十的男人,渐渐红了眼眶,不再继续说下去。

 


评论(33)
热度(68)

2016-03-05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