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莲 —

【蔺苏】夫夫相性100问(《梦横塘》版)【下】

饭点闲聊产物,果然三个女人一台戏,话唠的世界我自己都不懂……

有污有剧透,来玩猜猜我是谁?

 ——————————————————————————————

主持人:阿苏你的眼神一定不太好,只有你会觉得这个全身散发着冷气的家伙温柔。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梅长苏:【扶额】我希望是床

蔺晨:【搂住吻睫毛】

主持人:哈哈哈哈只是希望是吧?看来阁主特别不喜欢在床上

蔺晨:……各种场所只要没人只要我俩都没事儿只要……花架下面的床不算床吗?【托腮】

主持人:明白。您想尝试的H地点?

梅长苏:床……除了床不想尝试别的

主持人:哈哈阿苏这由不得你哈,阁主还有啥想挑战的地点?

蔺晨:有啊,比如凉亭啊…马震听说也不错?就是没玩过

主持人:还有车震,玩过吗?

蔺晨:玩过,马车还是挺爽的

主持人:哇哦,凉亭!我的鼻血。。。。

梅长苏:【听得欲哭无泪】

主持人:阁主真会玩,除了马震,凉亭,还有想挑战的吗?现场有没有观众帮忙出点主意?

蔺晨:地下室?树上?

主持人:你们说啥?哦,都支持树上是吧?

蔺晨:其实青梅居后面的温泉最好

主持人:观众说地下室没有啥意思,还是挑战下树上,感觉比较刺激。而且这个一般人玩不来,只有阁主你这有功夫在身的才行哦

梅长苏:【恼羞成怒】下一题!

主持人:好好,阿苏不想继续了,下一个,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蔺晨:……当然在之后,泡泡澡比较舒活筋骨

梅长苏:可以的话前后都想要,但是鉴于阿晨的地点喜好,一般事后洗的多

主持人:H时有什么约定么?

蔺晨:没啥啊……

梅长苏:……可以约定地点室内吗

主持人:哈哈哈哈,看来阿苏被阁主整的有阴影了都

蔺晨:一般…来不及吧?气氛对了,就干脆上

主持人:问题是阁主基本在外面想。。。。。

梅长苏:【捂脸】对,一般都毫无预警就……

主持人:明白了。哈哈。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呃,我又破坏气氛了。

蔺晨:关系发生过,加个性字就没有

主持人:你花名在外的蔺阁主居然没有?那阿苏就更没有了。

梅长苏:没有,除了有个未婚妻

蔺晨: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

主持人:不知少阁主听说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吗

蔺晨:【抬脚】你看?

主持人:好,下一个,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梅长苏:反对。如果不是阿晨,我可能也不会跟谁发生精神或者肉体的关系

主持人:阿苏你一贯禁欲,我们都知道,只是那个家伙看着就是很花心的样子

蔺晨:我,说不上是不是反对,如果是他已经动心了又移情别恋,我估计不会反对先占有。不过他如果当初不动心我也没这个心思。以前跟我那么多美女,一样也没想跟她们上床过

主持人:不管自己有没有动心,对方招惹了你就别想全身而退,是这个意思吧?

蔺晨:对

主持人:好霸气的阁主。。。

蔺晨:你就让我委婉点不成么!

主持人:不成,你把我的阿苏拐走了,看你不顺眼好久了。我可怜的阿苏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不讲道理的呢

蔺晨:【瞥】你随意,【故意抱着人吻下去,吻后大笑三声】我又不成佛,且入魔道又何妨!

梅长苏:【被吻得惊慌失措】阿晨你!

蔺晨:【揉头发】乖~~

主持人:如果对你动心招惹你的是别人,你也不放过?

蔺晨:别人?我自从有了他,有谁招惹我都没注意

主持人:如果注意了呢?【不屈不饶地追问】

蔺晨:那就等我注意到了再说

梅长苏:如果是在我之前招惹呢【被主持人勾起了好奇】

蔺晨:之前有啊,谈过女朋友的【坦然】

主持人:占有过她了?

蔺晨:不过之前招惹了要是成了,还有你的事儿么?【鄙视看阿苏,拿扇子敲头】

主持人:怎么分了?【越来越八卦】

蔺晨:【坦然】她利用我,所以我把她收拾到这辈子都不愿意涉足江湖了

主持人:阁主你不会上过就丢吧?好可怕的男人

蔺晨:【傲然】上过?你觉得她配吗?

梅长苏:【默默思考,阿晨对恋人都这样吗,我哪里配?】

蔺晨:【挑下巴】别走神

梅长苏:哦哦好【回神】

 

主持人:阿苏怎么了?你可是观众心目里的男神,江左梅郎啊,怎么总是这么落寞的样子?好心疼

梅长苏:涉及到阿晨就会有点不自信……

主持人:你这么好,是他应该没有信心才对。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这是如果哈,阁主别激动

蔺晨:第一件事么?我得看看他怎么样了,有人敢动他,就得先考虑有几条命

主持人:他身体没怎么样,就是被人那个了

蔺晨:哦,那就,留那人一条命吧。不过呢,先把那活儿切了

梅长苏:【沉思】能强奸阿晨的,已经不是人类了吧,我会很崇拜那个把他强奸了的人

蔺晨:【看】你…没那什么过我?你真的…不是谦虚?别自恋了好么!

梅长苏:【装傻】我怎么你了【继续无辜】我到底怎么你了

蔺晨:【抓狂】第一个把我灌醉然后那什么的不就是你吗!

主持人:哈哈哈哈,这么英雄的事情你居然忘了!阿苏你故意的吧?

梅长苏:【一脸懵逼】我忘了哎

蔺晨:【暴躁】下一题!

梅长苏:【低头闷笑】

主持人: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梅长苏:不会

蔺晨:为啥要不好意思,两口子恩爱不正常么?

主持人:好好下一个,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蔺晨:好朋友?是谁?未名他们都有媳妇儿了,朱砂庆林只会叫我去一块儿陪他们逛窑子

主持人:你有阿苏了还逛窑子?

蔺晨:【摊手】我又不叫姑娘,身上一分钱不带出去,蹭他们酒呗

梅长苏:【想到好多好朋友,犹豫了下】还是不会,真这样的话阿晨会让我没朋友的

主持人:阿苏,我支持你交几个这样的好朋友,也就是说如果有的话你会同意是吗?

蔺晨:【咧嘴】我家宝贝才不是这样的人

主持人:不是问你,你少打岔

梅长苏:【看看蔺晨】还是算了吧

主持人:【小声】可以不让他知道啊

梅长苏:【看着主持人默默点了点头,抛过去一个眼神:约么?】

蔺晨:【大声清嗓子】

主持人:约约约,当然约,阿苏的邀约!嗷我的鼻血。。。。【无视阁主的咳嗽】

蔺晨:【若有所思】哦——【摸脸】宝贝儿,晏大夫说了,今晚给你扎针

主持人:阁主你这打击报复也太快了吧?下一个,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蔺晨:难道不是么!

梅长苏:我不知道哎,但是我会尽力配合阿晨

蔺晨:【拉起手暖着】

主持人:好吧,阿苏总是这么柔软……那麽对方呢?呃,这个题是废话。下一个吗?

梅长苏:不!他要真擅长就该在室内!【怨念】

蔺晨:那好,今天晚上床上做【抱着亲一口】

主持人:哈哈阿苏,有些事情是不能质疑的。阁主,看来阿苏并没有觉得你的技术有多好哦

梅长苏:阿晨还没回答呢【好奇】

蔺晨:阿苏技术…应该是挺好的,就是一个毛病,做起来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疑惑皱眉】我不够温柔?

主持人:估计是太温柔了……

梅长苏:主持人说什么呢!污!

主持人:233333这是成人频道

蔺晨:疼了难受了也不讲,等结束了才靠过来说一句

梅长苏:唔……这个倒是真的

主持人:可见你技术确实不咋地,人家小黄文里都说让对方怎么情不自禁的让说啥就说啥了,你这连声都没吭

蔺晨:【无奈】他本性如此,何必强求呢?

梅长苏:主持人,少看点盗版小黄文,会瞎的【威胁】

主持人:咳咳,下一个下一个,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蔺晨:……他不吭声我都习惯了,反而…不知道他说什么了,也无所谓吧,他想说啥时候不能说啊

主持人:就没想他喊你点亲密的?在这个时候?

梅长苏:我想他喊我名字_(:з」∠)_,其实我喜欢他跟我说话,阿晨那时候说话都特别温柔好听

主持人:阁主那时候喜欢说吗?

蔺晨:他一声不吭我说啥啊

主持人:可是阿苏说喜欢听你说话

蔺晨:……我一个人没话说啊

梅长苏:我以后慢慢改【凑过去轻啄一口脸颊】

主持人:2333两位好了吗?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梅长苏:怕弄疼我,但是又很想要的隐忍的表情

蔺晨:深情看着我的时候

主持人:阁主,你发现没有,节目进行到现在,阿苏已经越来越放的开了。

梅长苏:【有点不好意思】

主持人:可见阁主你的幸福可期哈。以后记得我的人情啊

蔺晨:或许是慢慢的没那么自卑了。下一个

主持人:嗯,一些话说出来,心结就会慢慢打开了。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蔺晨:可以不可以不是问题,问题是爷对别人没性趣

主持人:如果有的话你是不介意的对吧

梅长苏:我觉得还是不可以,我有洁癖

主持人:看的出来。您对SM有兴趣吗?

蔺晨:坚决反对,h是以爱为基础的,我还不是虐待狂

梅长苏:……我觉得阿晨就是个虐待狂

主持人:啊?虐待?还真有?看来是双方对SM的尺度理解不同,能否详细点?阿苏阁主一般怎么虐待你的?

蔺晨:【愣】唉?我也想知道…【愣住】

梅长苏:他会把我弄到哭,也不顾我反对某些场地,实话说心理上是被虐到了

主持人:【想象阿苏被做到哭的样子,我的鼻血……】阁主,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能让阿苏不出声的哭呢,怎么也得弄到他哭着求饶吧

蔺晨:【委屈】难道花架下面不是挺有意境的么

梅长苏:可是我都不愿意了,那里很扎人哎

蔺晨:【抱】下次给你铺毯子

主持人:【想象一下花架下,阿苏躺在上面……】

蔺晨:其实他经常在花架下面午睡,我陪他的时候

主持人:然后你就趁机这样那样?我懂的

梅长苏:【默认】那时候只是亲密,还没有发生关系……

蔺晨:其实我们算先上床后结婚

主持人:呃,这个不用说这么清楚。我们毕竟是在做节目,不能鼓励这个哈……

梅长苏:咳咳,抱歉,请继续

主持人: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蔺晨:山不过来,我就过去

主持人:如果他拒绝呢?

蔺晨:【摊手】那要等这件事发生了我才知道啊

主持人:阿苏,如果对方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梅长苏:阿晨不索要我的身体了,对我来说好像没区别哎……【沉思

蔺晨:……因为你基本上不大在意这个

主持人:【好奇】阁主呢?

蔺晨:他索要过么?

主持人:其实对对方身体失去兴趣应该也是爱情消退的一种吧?

梅长苏:【惊讶】是吗?【思考自己到底爱不爱阿晨】

蔺晨:……要你这么说,阿苏从来没索要过我,他爱我么?

主持人:爱一个人,不是就是想和他腻歪,想和他融为一体吗?

蔺晨:【委屈撇嘴】阿苏你不爱我吗?

梅长苏:可是我都没主动过……唔,除了个别几次,情绪很不好的时候,也是发泄

主持人:你侬我侬,那首词,记得把?爱一个人,就是恨不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想,大概是因为阿苏比较自卑吧,所以,阁主你还要努力啊,让他对你放开胸怀。

蔺晨:【托腮郁闷】

主持人:【望天】调教力度还不够啊

梅长苏:平时阿晨都太主动了,我都没机会

主持人:呃,这也是一种原因吧,阿苏,你有热情的回应吗?

蔺晨:【不爽】没有!

梅长苏:额,我会尽力配合他。【眼神乱飘】其实还好啦,主要是他选的地方让人不怎么有安全感

主持人:这是典型的沟通不够

蔺晨:【啥也没听见,只顾着气闷】

梅长苏:【扯扯袖子】阿晨

主持人:阁主你别把阿苏给吓到了【小声】自己技术差,还迁怒别人

梅长苏:【悄悄凑到耳边】今晚我主动

蔺晨:【抬眼皮】当我精虫上脑的么?下一题!

主持人:您对强奸怎麽看?

蔺晨:犯罪

梅长苏:不太支持,但是如果是恋人之间偶尔的情趣就没问题,当然是注意安全的情况下。

主持人:唔,这里应该是指婚内强奸。下一题,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梅长苏:在情绪不好的时候会很痛苦

蔺晨:……他很痛苦地来上我,我感觉到他很痛苦,却安抚不了他

梅长苏:对不起……

主持人:谁都有情绪不好的时候嘛,爱人嘛,总得互相包容

蔺晨:【搂怀里】下一个

主持人: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梅长苏:第一次的时候

蔺晨:芦花荡

主持人:哦,很一致嘛。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就是大多数情况被动的一方,我知道你俩无分攻受

蔺晨:……【在回忆】

梅长苏:有吧……不过一般我主动的话,就是攻了哎

主持人:主动诱惑诶,阿苏!

蔺晨:他上我大部分时候…状态都不好【发呆】

梅长苏:嗯……我主动的时候都是情绪很不好的时候,总会伤到他【愧疚】

主持人:没事啊没事,反正他皮糙肉厚的【语无伦次的安抚阿苏】所以你没有说情绪好的时候主动诱惑他扑上来吧?

梅长苏:所以一般都是他主动,他比较会照顾到我,我主动的话会伤到他【看看阿晨】下一题吧

主持人:好的,马上。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蔺晨:有…

主持人:你真的有?

蔺晨:他强暴我

主持人:他那小身板,还不是你让着他,不算

梅长苏:真的是我……

主持人: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蔺晨:直接懵逼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任由摆布是吧

梅长苏:我看他样子很心疼

主持人:然后负面的情绪就慢慢不见了?转成了对他的心疼了?

蔺晨:本来挺懵的,后来觉得他许是不开心了,让他高兴一下也无妨

主持人: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梅长苏:阿晨这样的

蔺晨:只要是他就好

主持人: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蔺晨:没有。要不咱俩试试?等我问问庆林,他是情场老手

主持人:哈哈哈哈可以考虑哦

梅长苏:【想了想】可以。反正阿晨不会伤到我

主持人:哇哦,阿苏你这样一本正经的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说当时的年龄吧

梅长苏:19岁

蔺晨:24岁

主持人:呃,阿苏还好小啊。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蔺晨:脸

梅长苏:比起吻,我更喜欢他抱着我,面对面抱着

蔺晨:我比较喜欢从后面抱他

主持人:2333阁主你俩这个也要唱反调一下?

梅长苏:【横他一眼】 你抱的是我吗阿晨

蔺晨:你我还能抱错?

主持人:阿苏这么漂亮, 你居然只想从后面抱?

蔺晨:因为后面抱他,他会觉得很安全

梅长苏:从前面抱着亲密

主持人:可是他明明说了想你从前面抱,可见你俩的沟通还是不够。阁主还要多努力啊。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蔺晨:眼睫毛

梅长苏:嘴唇。其实我更喜欢用咬的

主持人:哈哈有咬破过吗?【幸灾乐祸的笑】

梅长苏:有……

主持人:阁主你呢??现在答题更主动的是阿苏了哈

蔺晨:【发呆】有,但是我一般不咬他,我喜欢掐他

主持人: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梅长苏:唔……给他回应,各方面的

蔺晨:亲吻和抚摸

主持人:下一题了哈,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阁主?咋发呆起来了

蔺晨:在想,没有他的话,我这辈子会怎样

梅长苏:【笑】怎么会没有我呢,我这不好好地在这儿呢

蔺晨:我还曾经想过,如果我当初二话不说答应他分手了,会怎样……

主持人:2333原来你们这么模范的爱人也差点分手过啊?

蔺晨:他要跟我分手,我当时气得就答应了

主持人:阁主你要抓紧啊,阿苏这么好的,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呢?谁还没有点闹脾气的时候啊?

蔺晨:后来夜里我去看他,他当时就哭了,说阿晨我一直在等你,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你别不要我……我当时就心疼了

主持人:我好心疼啊……

梅长苏:【安慰地拍拍他的背】

蔺晨:【搂】真不要你,当初干嘛答应我爹照顾你?真不乐意我爹才不勉强我

主持人:你是怎么整我家阿苏了?真是!一点都不会疼人

蔺晨:【看主持人一眼,不解释不争辩】

主持人:那,下一个?不对,这个问题阿苏还没有回答呢。阿苏?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梅长苏:会想,何其有幸遇到他

蔺晨:【默默抱紧】

主持人:好,下一个。一晚H的次数是?

蔺晨:看心情

梅长苏:看阿晨

主持人:大概?最多?

蔺晨:最多……一夜七次?

梅长苏:你大爷,吹吧你就,你受得了我受得了?

主持人:哈哈哈,下一题,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蔺晨:看情况,他有时候想做了,会上来扯我衣服

梅长苏:噗,把我说的跟什么似的。我比较喜欢互相脱

主持人:看来阿苏比我想象的主动多了。阁主呢?也是互相脱吗?

蔺晨:我比较喜欢他给我脱

主持人:你不帮他脱?

梅长苏:我比较喜欢帮他脱

主持人:好吧,简直颠覆了我对阿苏的认知

梅长苏:他给我脱的话,估计一晚上都脱不完,如果可能,他不介意我穿着衣服做完【恶趣味】

主持人:对于你而言,H是?

蔺晨:生活调味剂

梅长苏:唔,是和他必要的交流方式

主持人: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梅长苏:一句啊……阿晨,咱以后,能不能尽量在床上做……【捂脸】

主持人:哈哈哈哈,看来阿苏对这个怨念很深啊,阁主?

蔺晨:嗯……宝贝,五十年后我依然爱你,希望可以从现在开始计算五十年。……床上…好吧

主持人:【鼓掌】你们一定可以的。

 

评论(5)
热度(58)
  1. 凝琰莲莲 转载了此文字
    来猜猜,谁是主持人?

2016-03-28

58  

标签

蔺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