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莲 —

莲花魂【蔺苏 赌债一发完

有才的KK酱手速也很感人啊,脑洞一如既往的特别,写的比画的好多了~开心!狠狠抱住木嘛一个~(づ ̄3 ̄)づ╭❤~【虽然完全是不同的理解角度】

Thran:

蔺晨喜欢美人,花如美人,所以蔺晨也喜欢花。

但不是这么多花…

他无奈的看看周围,一片无尽的红色花海煞是好看,妖媚中带着些残忍,美得凌厉,像血一样鲜艳。

说不定还真是血…他赤脚站在这片花田里,脚下的泥土像火石一样烫人,无奈主人家也不让用轻功,谁让他有求于人呢,蔺晨只有忍着痛慢慢往深处走。

再往远走,反而也不怎么疼了,不知是疼到麻木还是因为到了河边。

那是一条很美的河,河水暗涌,河面上零星几朵睡莲开的饱满可喜,睡莲周围萦绕着缕缕烟气青烟,飘渺又有些悠远。

蔺晨痴痴的站在河边看了一会儿,才慢慢的顺着河道走了起来,一边走还一边细细的端详着河中的莲花。

这朵…太小了,不对。

这朵…瓦白瓦白的,肯定也不是。

这朵嘛…蔺晨揉揉下巴,颜色好看,大小也对,可就是…差点什么…

蔺晨惋惜地走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才看见和中央一朵巨大的莲在河水中轻轻的摇摆着,粉嫩的花瓣吸饱了养分,饱满结实得像多肉的叶子。

就是它了!蔺晨欢天喜地的扑进水里,奋力的往那朵莲花游去。

这河水看着漂亮,却实在怪异的很,方一入水便觉得全身无力,蔺晨被呛了好几口水才又勉强划起来,觉得那河中间的莲花在水波下被推得越来越远了。

其实蔺晨知道,不是莲飘远了,是他自己变小了——

忘川河水食人精肉,那河上漂渺的云烟就是河里的残魂骨血,从没有人能淌过这条噬人骨肉的河,不过好在他只用游过半条,蔺晨安慰自己。

等他游到河中央的莲边时,已经不比一片花瓣大多少了。

蔺晨抓住花梗嘿咻嘿咻的跳上了花瓣,又穿过层层花瓣好不容易爬上了莲台,发现自己要找的两个人正抱在一起睡大觉呢。

梅长苏枕着手臂,一手揽着飞流睡得正欢,小孩子躺得四仰八叉,一手还拽着他苏哥哥的衣角。

只是两个人看着比蔺晨还小了,他估摸着一片花瓣也足够装得下他俩。

蔺晨都气乐了,突如其来又有些心疼。他抹抹脸,等嘴角又挂起一抹熟悉的弧度才走上前去,一手掐住一个人的脸蛋狞笑:“两个小没良心的给爷醒醒!”

飞流没什么反应,扯起嘴角磨磨牙就翻了个身,屁股对着蔺晨。反倒是梅长苏睡得清浅的习惯过了多久也没改。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睡意阑珊的揉揉脸转头打量起那个扰人清梦的混蛋。

“…蔺晨?”梅长苏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眼前的人。

“是你爷爷我。”蔺晨笑,一手拎起一个睡熟的小混蛋就往莲台边上扯。

“你来干嘛?”梅长苏有些清醒了,却还是睡意模糊的揉着眼睛。

“来救你们两个小没良心的呀!”蔺晨拽着他们走,还在抱怨:“你们倒好,睡得挺香。”

说着一脚踹落了一片花瓣,把飞流和梅长苏往那片大大的花瓣上一扔:“快走。”

离开了莲台,梅长苏在漂浮的花瓣上狠狠一颤,这才像完全清醒过来。

他不可以思议的看着蔺晨,蔺晨转手又把飞流扔他怀里,回身时接力推了一把花瓣,把两人推远。

“快走!”蔺晨一个人跌坐在莲台上,对着那朵渐行渐远的花瓣大喊。

“那你呢!”梅长苏着急的扑倒花瓣边上,那小船浪了浪,他却不为所动,对着莲花方向泣血样的喊:“蔺晨!”

“我?”蔺晨坐在莲台边,倦意一阵阵的涌上来,耳边梅长苏的呼喊也变得如河上残魂般飘渺,许是走远了。

“我留在这里替你赎罪呀…”蔺晨的世界静了下来,耳边只剩河水千年不变的低语声。

他满意的闭上眼,沉沉睡去了。

*

忘川河边有彼岸花以阴阳为媒,忘川河上有噬魂莲吞三魂七魄。

 

-Fin

 

以上是猜作者游戏的赌债,债主的@榴莲莲 

 

赌债的题目是看图写话,图是榴莲的莲花小蔺,也就是这篇故事的结局。

 

只是...这么萌的图甩给我是何苦【便秘脸...

评论
热度(67)

2016-05-03

67 Th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