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莲 —

【蔺苏】月光光,心慌慌07

基本设定:长苏重生在小林殊身上,遇到小蔺晨,开始各种调戏之旅。

前文请搜统一tag:调戏白月光行动

联文隔日一更,晚上九点整发文,跳票码万字肉~
(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下一棒 @秦岭老狐狸
——————————————

(七)今夜无人入眠

梅长苏是清醒的。

江左梅郎强大的意志力,难道还扛不住小小的春药!
只可惜意志很强大,身体很弱小……

“蔺晨,你的药箱在哪里?喂喂!别往我身上蹭啊!”

苏团子手忙脚乱地推开脱光了到处蹭的蔺团子,也不管他回没回答,光着屁股跳下床,用仅存不多的体力找到蔺晨的小药箱,打算以毒攻毒。

……可是这些花花绿绿的药丸, 除了刚用过的五步散,其他的 ……我不认识啊……

“喂喂蔺晨,这啥?什么?神仙酒?干嘛的?算了算了……”

掏掏掏——

“这又是啥?三踢脚?一听就不是好东西,算了算了……”

继续掏掏掏——

“咦?这又是啥,怎么就一颗?是不是很厉害?什么,跳跳糖?!你有好吃的都不给我吃!”

“……长苏……那……是药”

“治啥的,吃了会死不?”

“不会……”

梅长苏本打算以毒攻毒,死马当活马医,将药箱里唯一听上去不那么危险的药给蔺晨吃,运气好的话,蔺晨恢复过来还能救自己。

谁知这药入口便化,蔺晨还来不及吐出来,整个人就跟屁股着了火一样上蹿下跳,若不是本身轻工不错,长苏又在旁边护着,这红团子迟早被撞成青团子。

长苏曾经久病,终究没能成医,多少是因为这事儿落下了阴影,再不敢乱碰蔺晨的药箱了……

待跳跳糖的药效过去,天也亮了。

蔺团子终究是个孩子,第一次闯荡江湖就遇到这种事,心理上和体力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药效一过就昏睡了过去。

罪魁祸首梅长苏一整夜都在防止蔺晨把自己撞伤,早已体力不支,也不管两人形象如何,摸着床倒了下去。

屋内俩团子睡得舒服,门外林爸爸痛心疾首。

我怎么能丢下他们俩孩子单独呆着呢!万一发生了什么怎么办?!伤到了自己怎么办?!不不不,也许什么都没发生……呸!怎么可能,说了我自己都不信!

“爹,别走来走去,要进来就进来吧。”

林爸爸背后一凉,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啊摔, 我一定是宿醉没醒才会看到自家儿子和挚友家儿子大汗淋漓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一副事后的样子啊啊啊!!这小兔崽子是要翻天啊!!!

“爹,别在内心发弹幕了,您既然能把我俩丢屋里自己出去喝酒,会发生什么您心里很清楚不是吗。”

“我……”

那些年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林帅,此时面对自己未成年的儿子,一时结结巴巴不知说什么才好。

“长苏,是爹不好,让你们身处险境。我都不敢想,如果你们还未逃出来就软倒在院子里怎么办。你们那么小,又是我和蔺阁主的独生子,若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林家和蔺家怎么办。”

“爹……”

“这青楼里用的药,只为助兴,并不伤身,为父并非医者,只想得到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你别怨为父……”

梅长苏原以为父亲进来会把两人痛骂一顿,没想到父亲竟然如此自责。

“爹,是孩儿主动自愿为爹分忧,孩儿不怪爹爹,只是事已至此,传出去实在不好听,不如……”

“长苏有何想法?”

“……不如,咱们就把这门亲事定下了吧。”

“什么?!你……你你你你你这浑小子!还没清醒是吗!这种话怎能乱说,简直胡闹!”

“爹!你听我说,我不是胡闹。”

芝麻馅儿的苏团子披了件单衣,跳下床拉着林爸爸的手往桌前一坐,慢悠悠泡了壶热茶递给林爸爸。

“父帅,您是统帅大梁最强军队赤焰军的林帅,孩儿自小受您指导,懂得什么是忠,什么是义,更懂得什么是信。孩儿已与阿晨在父亲的默许下(加重语气)有了夫妻之实,便不想做那负心之人。林帅独子与发小洞房之夜后狠心将其抛弃,或琅琊少阁主夜闯青楼不幸失身于世交之子身下,传出去多难听。琅琊阁在江湖颇有势力,与我林家算得上门当户对,父亲难道没想过与老阁主结个亲家么?”

“……你这小子,简(shuo)直(de)胡(ting)言(you)乱(dao)语(li)!你尚在娘胎的时候,我与老阁主确有订亲的意思,可你偏偏是个男孩,这事就作罢了。你说说你,就算不得已与阿晨那……那啥,你们毕竟都是男儿,怎么成亲呐!你舅舅也不可能同意的!”

苏团子见父亲态度动摇,顺着父亲的话题继续说:“孩儿知道,舅舅想将霓凰许配给林家,但这其实是太奶奶的意思。舅舅一方面顺了老人家的心,一方面用作对林家穆家的试探。父亲可有想过,一旦南北两军联姻,等着咱们的,怕是被斩草除根了。”

林帅闻言跳起来,自己这儿子简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也能随口乱说!

“为父且当你童言无忌,这些话,不许再对第二个人说。”说完背着手走出了房间。

苏团子悠哉悠哉喝了茶,心情很好地往卧室走去,还没进门就被迎面飞来的枕头砸了一脸。

“阿晨,你体力恢复得不错呀~”

“梅长苏你大爷的!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和林帅乱说什么!谁和你这样那样了,谁要和你定亲了,你滚!!!”

“阿晨,你怎么能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呢,为夫对你很失望啊~”

“你滚!!我不听!我不信!”

“不信?不信你干嘛还躺着,站起来看看腰酸不酸?”

蔺团子那叫一个不服气,小腿一蹬腰一挺……趴下了……
再蹬再挺……趴下了……

继续蹬……

趴……

梅长苏抱着枕头偷笑,还不忘继续欺负蔺晨:“阿晨啊,你要还不信,起来走两步,看看腿软不软?”

屁股都跌麻了的蔺团子这次学乖了,扶着墙慢慢站起来挪了两步,能走!骄傲地看着苏团子。

“扶着干嘛,放了呗~”

劳资信了你的邪!蔺团子举起了两只白白胖胖的肥爪爪……

结果腿一软,直直地跪了下去。

梅长苏眼疾手快把枕头往蔺晨脸着地的地方一塞,伸手拍了拍蔺晨撅着的圆屁股,语重心长地劝——

“阿晨啊,咱们已经是夫妻了,你放心吧,为夫以后会对你好的~”

“你滚!!滚!!!!!!!!!!!”

两日后,一封由林帅亲笔写的飞鸽传书送到了琅琊阁,信上只字未提情报与滑族的事。

蔺老阁主捻着根本不存在的胡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儿大不中留,看来是时候给儿子准备嫁妆了啊……

——————————————
宝宝不负众望及时刹住了车!!

顺便说一句,此文原本打算一轮完结,显然没希望了……
所以长期招募接锅小能手!!!

招募接锅小能手!!!

招募接锅小能手!!!

目前联文顺序:

六号:  @日暮江湖相忘远

八号: @空色晨歌

十号:  @凝琰

十二号:  @清修纳言

十四号:  @圣烯_脸卡在道牙子上了

十六号: 我

十八号:  @洱吉

二十号:  @秦岭老狐狸

二十二号: @南知_凝琰太太这个月更茶馆夜话吗

二十四号:空缺

二十六号: @拣栖风冷

评论(61)
热度(82)

2016-11-18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