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莲莲 —

【蔺苏蔺】天明

肉,糖,鬼故事,鸡叫梗,全了!

我仿佛交了个墓里出来的太太朋友,笑哭!

洱吉:

点梗还债1@莲莲 
OOC 无责任笑笑,不接受任何快递,水电已交。
写到最后,我觉得可能带点苏蔺了……好了我跪下了,你们打吧。

————————————————

蔺晨又溜达到了隔壁老王家。

这是这个月第三回了。老王阴着脸看着蔺晨熟门熟路从柜子里拿出他珍藏的好酒,旁边媳妇儿发现他藏酒已经把眼睛都气圆了,第三千次后悔,他到底为什么要住在蔺晨他们家旁边。

“嘿哟老哥,你这酒怎么跟喝不完似得?”

蔺晨嬉皮笑脸地拿着那一坛子酒凑近,拉着老王坐到了桌前。

数十年的好花雕,刚倒出来,香味就盈满了鼻头。老王陶醉地一嗅,脸上全是满足,砸吧着嘴还没回过味来,就听见背后媳妇儿一字一顿地笑着。

“你们先喝,我去给你们准备几个小菜。”

略带笑意的话让老王背脊发凉,可转眼间,看着蔺晨已经灌下去一碗,又豁出去般悲壮地端起碗。大了不被媳妇挠一顿,丢掉的脸能捡回来,喝掉的酒可不能。

黄酒温润,入口不冲,流过嗓子是一道暖流。

三碗下肚,老王满足地跟太阳下吃饱喝足的猫似得,全然忘了蔺晨夺酒之仇,媳妇目光之威,端着酒碗勾住蔺晨脖子絮叨。

“蔺小子,你怎么就又被你媳妇赶出来了呢?我跟你说,我们男人呢,最重要就是面子。虽然你家里面那个也是男人,但你也不能总那么丢份……”

“哎,不是,我也就是做过头了一些……大哥你不知道,我家那口子身子不大好,我有时候没忍住……”

“这就是你不对了,这房中事,最讲究你侬我侬。你没忍住,没忍住什么呀?说到底,就是你没把媳妇伺候舒爽了。大哥教你啊……哎哟,谁,谁打我?”

第五碗酒正是上头,老王勾着蔺晨说得高兴,突然被一书砸着脑袋,当时就气急了眼,红着眼睛站起来四处寻找凶手。

左看右看没找着人,只有自家媳妇在房门口冷笑。老王心里一凉,高大的身体缩了缩,死活跟蔺晨挤到一条凳子上,把声音压低。

“哎,蔺小子,大哥跟你说……媳妇儿就是这样,你给少了吧,她们觉得你外面有人,给多了吧,又别扭……不过主要还是男人那个XXX 技巧问题。我跟你说,这九浅一深啊……”

蔺晨被挤在半条凳子上,身子缩成一团,手上喝酒的动作不停,耳朵却是竖着,心里仔仔细细记着:嗯……九浅一深,嗯,背入,正面轻松……骑乘……

喝酒的时光总是那么快,一大坛子酒下去,蔺晨和老王勾肩搭背在饭桌上倒成一团,哥俩好地互相撞着,大着舌头道别。

“行,行了,蔺小子,天亮了,鸡叫了,该睡了,你回去吧……记住我说的啊,没有操不服的媳妇儿。”

“谢谢,谢谢王哥,我记住了。”

蔺晨抱着空了的酒坛子,摇摇晃晃出了门拐向自己家,无视背后老王家传来的杀猪叫,趴在自家门上用力敲门。

“长苏,开门啊……天亮了鸡叫了,你再不开门我要化了……我跟王哥学了不少东西呢,长苏,长苏啊……”

门猛地一开,蔺晨跌进梅长苏怀里,红着脸磨蹭,声音拉长,甜得发腻:“媳妇儿……”

“这一身酒气,看来蔺公子学得不错。来,让我试试我们蔺公子学了什么了……”

抱着怀里醉成一滩的人,梅长苏把酒坛子扔了,一脚踹上门,打横把蔺晨抱起就往床上走。

“哎……长苏,这好像不太对?”

蔺晨被压在床上时候还没清醒,迷迷瞪瞪看着梅长苏晶亮的眼睛,心下有点发慌。

“蔺晨……听话……”

抓着床单,酒意退了大半,蔺晨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太对劲了。死了的长苏可不只是梅长苏了,他还是,林家小殊啊。

报应了,报应了……





——end

评论
热度(35)
  1. 莲莲洱吉 转载了此文字
    肉,糖,鬼故事,鸡叫梗,全了! 我仿佛交了个墓里出来的太太朋友,笑哭!

2017-05-29

35 洱吉